秦秉峰

  • 网上赌博比老虎赌博更激烈。不仅仅是聊天。它和毒药一样有害。长期沉迷于网络赌博的人有睡眠和饮食困难、不想工作、饮食不规律、性格急躁、头痛、失眠等问题。这是许多网民最近和我交流时发给我的信息。有各种各样的事情。毫无例外,他们不会输。网赌把自己赌废了2018!

    我失业了,我妻子今天离婚了,我有两个孩子,一栋房子和一辆汽车。我在外面有20笔外债。我不知道去哪里。我只是在这里抱怨。唉,我再也不会赌博了。网赌下场就是死! […]

  • 你好,我是带打回血的戒赌师秦秉峰。

    昨天有个年纪非常小的男孩子问:赌博输了一万多怎么办?

    我当时就愣了,我说你赌博输了才一万块,放手就行了,干嘛要纠结于一万块钱呢?

    很多人都有这样的体验,不管你输一万还有赢一万,你都很难控制自己收手,为什么会这样呢?

    这个问题,你需要先读懂你的心里是在想什么。

    曾经有个女咨询者跟我分享她的经历,她老公赌博输了60万,所以很理解老公这种赌博人的心理:欠债越多压力越 […]

  • 你好,我是秦秉峰,近日有不少人伪装成我秦秉峰,以及我的合伙人胡泯瑛、庞荣峥,导致我们工作室的信誉受到极大影响。

    我希望各位记住我们官方工作室的网址:huminy.com(huminy的含义是胡泯瑛名字的拼音)

    当有人冒充我们身份的时候,请第一时间进入这个网站,查询我们的微信号。

    庞荣峥微信号:Me055s(Big大山峥)

    秦秉峰QQ号:99498451(Big大叔)

    胡泯瑛微信号:(暂不透露) […]

  • 作者:怵者(胡泯瑛戒赌团,四部成员)

    嗯,我先带脏字骂你一顿,内容自己脑补!22岁,如果是大学生现在还没毕业但也是最后一年,该毕业找工作了,你却碰赌?如果是高职或者中专,现在应该工作3年了,3年了还不知道自己怎么生活,可恨可气!

    1、不知道你借没借高利贷,如果有,卖血卖肾也要先把坑填上,因为他们很可能会找到你的父母,会受到牵连,带来麻烦。一定要杜绝这种事情,身体发肤受之父母,不求你有多孝顺,但也别带来无妄之灾,哪 […]

  • 你好,你现在这种情况只有一个选择了,那就是戒赌,否则只会越陷越深,趁现在还没有到那种无可挽回的地步应该及时醒悟!

    我知道戒赌很难,因为我以前也是一个赌徒,但我已经应该也算是戒掉了,已经俩年没有在碰过赌博了,我相信你也能做到的,但前提是你要对自己有信心,且下定决心戒赌,否则反反复复最为致命!

    想要戒赌很难,但并不是无法做到,我这里有一些我戒赌的小心得,希望能够对你有帮助!

    第一:既然决定戒赌了,那么就要断绝一 […]

  • 到了走投无路的时候,真的该好好想想,首先不能走不归路,好不容易来世间走一遭!要坚强的活下去!小编觉得自己要老实的在家人朋友面前把事情交代,然后百分之千万的从此戒赌!小编告诉你没有退路了,就要破釜沉舟背水一战,寻找下下一条出路!

    每个人的人生路都不一样,有的人可能一出生就在保护伞的庇护下,不用为衣食而担忧,不用为事业而付出太多的打拼;有的人每点每滴都需要自己去努力争取,因为他们没有人为你们撑伞,所以必须努力的奔跑,势必会 […]

  • 我是游一,胡泯瑛戒赌团二部成员。

    2016年的11月3号开始接触了网络赌博,输钱后开始借网贷,借信用卡,输光了自己的所有积蓄。前前后后输了差不多50w的样子。

    直到后来,经历了太多,决心戒赌。

    17年到18年之间,在家人的帮助下差不多还了40w,至今还负债8万左右,

    2018年初和之前一起赌博的朋友全部断了联系,一个人找了一个地方安心安逸的上班。刚来上班的时候,为了逼自己戒赌,三个月没有使用过智能机。 […]

  • 秦秉峰的个人资料已被更新 2周前

  • 我今年90岁,现年93岁。即使遇到困难,我的父母也总是给我最好的。他们总是说:“不要担心没有足够的钱。家里都有钱。”那时,我节俭,除了节俭。一双运动鞋会磨损到鞋底已磨损的程度。如果我的家人没有看到它,我就不会买。

    7月16日
    大学毕业后,我对社会充满了对未来的光明前景。因为我毕业之前认识的所有朋友都比我大几岁,所以他们自然首先进入了社会。当时,我就像温室花瓶一样,选择与朋友分担租金,因为这会很麻烦。当我来到他们租的房 […]

  • 后悔是在我心里,回忆过去,走过过去,半年的网上赌博让我濒临崩溃的边缘。这段痛苦的经历在我的生活中是难忘的。只有那些经历过痛苦的人才能体会到这种感觉。生活不如死亡,生活就像死亡。

    每次我在网上下注,我都非常想赢钱,但是我的银行卡里还没有钱,所以第二天我顺从地把钱给了银行家。我记得有一次,也就是前一年11月的一天,我在原件上赢了5万元,我自己没收了,试着收了6万元,然后就停止了工作,但我毕竟还是少了400元,因为这400元 […]

  • 网友给我留了条信息:我也想在看完你的文章后退出,但是每次我打开电脑和手机,现在都没有什么吸引我的了。除了打开熟悉的赌博网站,进入后,我想玩即使我赢了,如果我输了我怎么退出?每次我控制它,只要我看到它,我肯定会赌两倍。如果我赌博,我肯定会输。如果我不输,我不会离开。如果我输了,我会后悔的。

    这种情况很多,这是人之常情,总的来说感觉被什么抓住了,一个接一个地陷入循环,不管是借钱,还是净贷款,直到最后无路可走。

    事实上 […]

  • 此时此刻,我的内心感到绝望和遗憾,但有什么用?我总共损失了超过15万笔贷款,这给原本绝望的家庭造成了无法弥补的打击!我有3个孩子。大宝已经快5岁了,二宝快3岁了,三宝快半年了。她仍在母乳喂养。看着三个孩子,想想他们失去的贷款。我觉得自己的罪恶很深,但是我该怎么做才能弥补呢?对于没有收入的我来说,15万是天文数字!银行对帐单将于下个月到期。我没有钱还清。会发生什么?我无法想象只要考虑一下,我就迫不及待地想借几十万美元赌博。如果 […]

  • 最幸运的赌徒不是那些在赌场赢钱的人。但应该是那些乐于深入赌博并最终活出大门的人。

    我收到了一些网民的问题和私人信件。一般问题可以概括如下:我在赌博中损失了XX元。我该怎么办?无论您是学生还是老板,无论您是单身还是已婚,无论您输了多少钱或输了多少钱。不同的身份,不同的社会地位,不同的货币数量,不同的承受金钱的能力,因此讨论具体数额毫无意义。但是一个共同点是,他们都容易赌博,结果就是赔钱。这很容易理解。谁会赢钱,问:“我可 […]

  • 今天是2018年9月4日凌晨。

    我是一名大学生,我已经练习了两个月,月薪3000,欠债5w。也许许多兄弟认为5w算不了什么,但这确实是我的全部。我已经借了所有我可以借的在线贷款,所有我可以借的朋友,并且我透支了大学最后一年的学费。

    2018年4月10日,我20岁那年,我下载了QQ空间广告,这是一款油炸金花游戏(1元可以购买10w游戏币)。起初,我不知道可以兑现。我只是认为我可以在其中玩很多游戏币。我还来回奔波了4 […]

  • 我从一个老人那里学到了您的公用电话号码。当时的情况是:我欠下20万元的债务,我试图找到一种方法来借钱以备不时之需。一位公务员老人也因赌博而损失了50万至60万。现在,他正在从事信贷业务。我们正在通过网络传输信息。他联系了我,他不厌其烦地向我解释了借用私人贷款的危险。我非常感谢老人的启发。我一直想与大家分享我的故事。毕竟,我度过了恐惧和恐惧的日子。真的很不舒服。尽管我仍有18万美元的债务,但我坚信只要努力工作,我就能在2年内还 […]

  • 我不知道为什么写这篇文章,可能是因为打赌,输掉赌注后自己发泄,一种安慰。我在1988年从河北生了一个女婴,已经结婚8年了。赌博看起来也像三年。我第一次赌博是在线赌博。

    我输了不到两个。当时,她完全是一名包玛人。她没有收入,也没有借贷的对象,所以她自己借了一笔小额贷款。俗话说,当我背着腰时,喝冷水完全是在磨牙,我仍然相信。同年,我赌博,我的家人买了房子,还清了抵押贷款。我丈夫也由于身体原因从高收入变成了文员。我两个月收入 […]

  • 对不起,父母!你生了我,抚养了我。这些年来一直很难。从小到大,您都宠坏了我。 20多年来,我一直无忧无虑。我非常感谢你!如果我走了,不要太难过。因为我在天堂看着你,所以希望你能终生。这位不孝的儿子对第二个长辈感到抱歉,您无需在意 […]

  • 我瘫坐在椅子上瘫痪了,脸上流露出一副顽强的表情,半雾蒙蒙的表情,我真的很想睡觉,睡觉,两天来徐的话太多了,手指开始酸痛。

    我去洗手间,用冷水洗了脸。我的脑袋更清晰了。让我们开始写今天的公共帐户文章。我不知道它给每个人带来了什么,但对我自己来说,它就像生与死之间的界限石,总是提醒我,让我惧怕死亡和生命的力量。

    大约七八个月前,我写了一篇文章“关于赌博,债务和出路”。我记得标题,但忘了写的东西。这么久以后,我看到并经 […]

  • 我敢打赌我输了一切

    “去年是我一生中最低的一年。我失去了一切。”这是石女士说的第一句话。她的声音很低,像是裂开的伤口,露出疼痛和疲劳。我安慰她,并请她慢慢...

    在一个快乐的花园里盛开

    尽管已经成为泡沫,但这个幸福的梦想已经完成了二十年。

    二十年前,和其他年轻人一样,我的身体似乎无穷无尽。未来是未知的,但我仍然愿意梦想和追求。那是一个令人羡慕的时刻,那时,我遇到了他,我的未来丈夫。他是一个勤奋的人,很 […]

  • 当我迷失自己的灵魂时,我翻了个电话,一个个地经历自己的经历,不知不觉地流下了眼泪。

    每当我一无所获,甚至连吃不起的东西,我都会后悔,想起我的家人,我为他们感到抱歉,我感到自己是一个罪人。

    我现在处于这种状态,为什么我和别人不一样,为什么我变得越来越在线赌博。

    我也是一个农村人。我在浙江工作了近十年。我在17年的时间里从朋友那里得知微信小组的红包扫雷工作,损失了大约20,000。后来,微信小组被封锁,我停止了 […]

  • 读取更多
胡泯瑛 庞荣峥
跳至工具栏